我用右眼说谎。

混欧美 混日韩。是腐女 不脑残。偏嘴欠 但客观。

【狗崽】会议(公司经理狗X优秀员工崽,情人节小甜饼)

* 小学生文笔,注意别被雷到
* 已经在一起的设定
* 只是一则单纯的小甜饼
* 这有一只在开会期间脑内不停开车的妖狐
* 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

公司一年一度的年终总结会议,妖狐作为优秀业务代表自然要去参加这次的座谈会。

不知想到什么,妖狐突然从鼻子里呲出一声笑,拿起纸笔和同事一起缓缓步入会议厅。

倒不是他觉得这次会议有多形式,毕竟这次座谈会的主要总结人是他那个年轻有为又英俊帅气的男朋友,但是一想起昨晚大天狗威逼利诱自己帮他改演讲稿时候的样子,他就忍不住的想笑出声,大天狗有时候真的要比看上去幼稚很多。

踏入会议厅时主要领导已经坐在最前排了,妖狐看见大天狗穿着昨晚自己特意为他选的那套银灰色的西装,人模狗样的坐在最中间的座位上,他忍不住又笑了下。

“各位,安静一下,人员已经差不多到齐了,会议马上开始,请各位抓紧时间入座。”业务部的组长抓着麦克风冲还在骚动的人群说。

妖狐朝四周看了看,选择了第二排最右侧的座位最下,从这个位置正好能从人与人的缝隙间完整地看到大天狗的侧颜。

“那么准备开始吧,首先请公司总经理对今年全年的工作进行总结……”

大天狗的头发并没有像妖狐一样烫染过,几缕发丝平顺乖巧的铺在鬓角和前额,被窗角洒下的阳光晕染成一片温暖的砂金色,看起来完全不像个商场打拼的狠角色,倒像个在自习室学习的大学生。每天回家后他最喜欢站在沙发后用下巴抵着对方的发旋并轻轻地来回摩擦,最后被对方抱着脑袋一个背摔摔进沙发的凹陷里,然后就会感觉到大天狗轻柔的发丝在自己的各处皮肤上来回摩擦了。

想到这儿的妖狐不禁换了只手撑住自己的下颚。

“首先我要肯定各位在上一年度中的表现,根据我目前拿到的公司财务报表……”

很神奇,距离这么远妖狐竟然还能看到大天狗浓密卷翘的睫毛,它们像把小扇子,随着大天狗眼球的转动轻轻颤抖。还记得前年他叫了一票朋友到家里为大天狗庆祝生日时,他捂住对方的眼睛带对方进门,也能感觉到对方的睫毛轻轻扫过自己的手心,留下一片奇怪的心悸。

“……通过下半年的市场调研,公司一共有十三项计划指标得到提升……”

大天狗的鼻子,上帝啊大天狗的鼻子……妖狐忍不住移开自己的目光,他想到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与自己秀气的鼻子不同,大天狗的鼻梁非常挺拔,简直像个英国人,特别是每晚他们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时,他的鼻尖总会若有若无地划过自己的大腿内侧,那种感觉真是……情色至极,却又欲罢不能,只要一想起都会浑身颤栗。

妖狐忍不住并拢了双腿。

“……同样这次的市场调研也发现了很多问题,首先是………”

大天狗有一只随身携带的润唇膏,是妖狐买给他的,柠檬薄荷味,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带着一股凛冽刺骨而又让人忍不住想靠近的芬芳,妖狐觉得这味道再适合不过对方了。大天狗的嘴唇一直是漂亮的樱粉色,涂过润唇膏后更是像一颗甜美的水果糖,惹得每次接吻时他总是忍不住要用小虎牙轻轻舐咬对方的唇瓣,那感觉简直太美妙了。

妖狐看着对方一张一合念着刻板词句的嘴唇,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上唇。

“……希望所有员工时刻警醒,我们作为这个公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大概谁都不会猜到大天狗的喉结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弱点之一,每次自己恼羞成怒的时候都会张嘴咬上对方的喉结,然后便会听到对方自胸腔中层层回荡出的低沉笑声,震得自己心里痒痒的。好吧,他得承认每次自己的恼羞成怒都是发生在床上,谁让每次这人都会用那种超性感的眼神和语气问自己要想不想要的,听着那种色||情的嗓音他怎么控制得住?

妖狐的脸有些克制不住的发烫,他有些难堪地伸手捂住脸,再次抬眼却发现自己注视的人这次也在注视他,妖狐欲盖祢彰地轻咳一声,错开了视线。

“要说的就这么多,可以散会了。”妖狐听见这句话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其他伙伴一同起身,缓缓地跟随人群踏出会议厅。

然而没过两分钟就被大天狗轻巧地扯进卫生间。


对方凭借着身高和体型的优势将他逼进墙角,一手撑着身后贴着瓷砖的墙壁,一手轻轻扯开脖颈上系地过紧的领带,眼中带着笑意,张嘴问。

“开会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你的眼神都快把我烧出一个洞了。”
“告诉我,刚才开会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

看着大天狗近在咫尺的脸,妖狐难得僵硬的咽了口唾沫,呆呆地望着对方开口。

“在想你。”
“我?”
“想吻你……”一不小心就被对方蛊惑着说出真实想法的妖狐后知后觉的抿住嘴,有些埋怨的看向面前笑意更深的人。
“这么诚实的人,应该有点奖励……”最后的尾音消弭在两人贴合在一起的唇间。


最后妖狐是带着满嘴的柠檬薄荷味和满脸的薄红色回到自己办公室的。

Fin.

==================================================================
* 对不起,字数很少,也不会写肉,我会再努力的
* 其实我昨天真的去开会了,但我们的经理是个老头子……
*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爱你哟!⁄(⁄ ⁄ ⁄ω⁄ ⁄ ⁄)⁄





只是废话

前段时间去看了《移动迷宫3》 回来兴奋的翻tag 吃小甜饼整个人美滋滋 然后就看到了当年让我恶心到弃坑的业界毒瘤……果然出来混迟早要还。行行行 你是大大你说了算 你是业界领头羊算你对 你文章写得好你最棒。lofter上有没有屏蔽某人这种设置啊求问……

三个脑洞

警告:内含cp、没吃药脑洞及小学生文笔,若感觉身体不适一定尽快关闭,以防不测。

一、新年礼物

【狗崽/双龙组/酒茨/黑白】

第一天

大天狗:以津真天,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以津真天:什么事值得大人亲自找我?
大天狗:快过年了,又正赶上前阵子妖狐提到新年礼物,所以打算送他点什么。本来是不想麻烦你的,但听旁人提起你身上的金羽世间罕有,不知道能不能赠给我一根。
以津真天:当然,举手之劳。
大天狗:多谢。

第二天

茨木童子:以津真天,你在吗!
以津真天:我在,有什么事儿吗?
茨木童子:昨日我看到大天狗送给寮里那只漂亮狐狸一根金色的羽毛,那是你身上的金羽没错吧!
以津真天:大人好眼力,是,那确实是我的羽毛,怎么?
茨木童子:哈哈哈哈哈那太好了!你还有没有多余的?快到新年了,我想送一份特别的礼物给挚友!他一定会非常感动然后和我在新年第一天打一架然后支配我的——
以津真天:打住,后面的内容我不是很感兴趣,喏,给你,拿去送给酒吞童子吧。
茨木童子:多谢多谢!我去找挚友了!

第三天

以津真天:……荒大人?您是什么时候站在这儿的,等很久了吗?
荒:不知道女孩子是不是都会睡懒觉,所以没有敲门。
以津真天:啊,这样吗……那,是有事找我?
荒:……快到新年了。
以津真天:……我猜您也是来要羽毛的,没错吧。
荒:是。
以津真天:(叹气)那大人直接明说不就好了?
荒:这种事,多少有些难以启齿。
以津真天:(os:我要是说既然难以启齿就早点回去这种话会不会被打死呢)给,虽然不知道您要送给谁,但您有这份心意,对方一定会高兴的。
荒:送给那位心怀苍生的风神。
以津真天:我其实并不是那么想知道,您走好。
荒:多谢。

第四天

黑童子:……
以津真天:……
黑童子:……
以津真天:……
黑童子:……
以津真天:…………真是没办法,拿去吧,但是只有一根喔。
黑童子:……白童子……
以津真天:是是是,我知道,快去找你的竹马吧。

第五天

鬼使黑:小真天!~
以津真天:我不在。
鬼使黑:别~装蒜了,我有正事儿跟你说。
以津真天:让我猜猜,是不是快到新年了,要和弟弟一起过年,想送份礼物,来找我要根羽毛?
鬼使黑:真是聪明过人啊小真天~既然知道,就快给我一根吧~
以津真天:这几天来找我要羽毛的人也有不少,像你这么厚脸皮的倒是第一个。
鬼使黑:我能怎么办,要不,我正式点儿再来一次?
以津真天:拿上羽毛,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鬼使黑:那我就收下啦~谢谢啦!

第六天

辉夜姬:以津,这几天我怎么觉得……你的尾羽比原来少了呢?
以津真天:这叫爱的奉献,你还小,不懂。


二、一封书信

【博晴/狗崽】

葛叶,我见到你的孩子了,他很好,已经成长为一名出色的阴阳师,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他。不用担心,他很安全,有人一直陪在他身边,那是个王公贵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的上衣只穿一半,但我猜那是最近贵族圈里流行的穿着吧。那个贵族言谈举止有些野蛮,但和你的孩子关系倒是很不错,我经常能看见他们两个脸贴着脸不知道说些什么,有时白天还能看到那贵族从内间打着哈欠走出来,想必是秉烛夜谈了一晚吧,感情真是好呢。

葛叶,你的孩子很有能力,他建立了一个实力很强的阴阳寮,寮里有许多能力很强的式神。我还在这儿遇见了与我同系的宗族,那是只很漂亮的小狐狸,我和他说了几句话,他居然知道我,呵呵,不知怎么心里还有点暖融融的,唯一有些遗憾的是小狐崽身边总有只大妖怪跟着,那对漆黑的大翅膀总往下掉毛,惹得我鼻子痒痒的,你也知道,我对羽毛这类东西有些敏感,但想必那大妖怪有点皮肤病吧,这样的掉毛量让我有些担心,会不会传染给那只小狐崽呢?

葛叶,我很想你,想必你也很挂念你的孩子吧,我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替你好好看护他的,你不必担心。



三、委婉的告白拒绝方式

【海坊主受难一日】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桃花妖:同是奶妈,一山不容二奶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吧?
海坊主:我懂我懂。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辉夜姬:你会吹笛子吗?会吹笛子我就和你在一起~
海坊主:(看看自己的手臂长度,再想想长在头顶的嘴巴,黯然离去)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椒图:你是海鲜,我是河鲜,盐度不一样怎么谈恋爱?
海坊主:……有什么不一样,反正最后都是一锅炖。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花鸟卷:(进入画境)
海坊主:扎心了老铁。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二口女:对、对不起!我还是个孩子我不能早恋!(低头鞠躬)
海坊主:别!别杀我!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妖刀姬:和你在一起,我会生锈。
海坊主:……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茨木童子:我们不能在一起!能支配我身体的人,只有我的挚友!
海坊主:我也觉得我找错人了。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清姬:我上半身是人,你下半身是人,你是看中互补这一点才向我告白的吗?
海坊主:我就随口一说没想那么多……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大天狗:信不信我用羽刃风暴把你直接刮成生鱼片。
海坊主:……大人我再也不敢了。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妖狐:知道了,下一个。
海坊主:追求的人那么多,我只是其中一个。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荒:我当初就是被送到你那片海域献祭的吧?
海坊主:大哥我错了!当初没救你是我不对,你再给我一次重新做鱼的机会吧!


海坊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姑获鸟:我拿你当儿子,你却拿我当对象?
海坊主:我拿你当对象,你却拿我当儿子??!



====================================================================================
1、刚五星了以津真天,突然想起她的传记是人类贪图她宝贵的羽毛,那想必真的很适合作为礼物送给别人😂
2、葛叶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每天除了忙着捉妖就是忙着搞基怕是要气的从地下爬出来,大舅子这封信套路太深
3、听说下次更新要出鱼头的秘闻副本了,就想到了长得丑这个梗,但鱼头我是爱你的(虽然这话我自己都不信)
4、不知道是不是会和别人撞梗,太久没上lof了,如果撞了,就交个朋友吧(=´∀`)人(´∀`=)
5、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爱你们哟!(=゚ω゚)ノ



感激所有的小天使

妖娆一点都不污:

谢谢你们喜欢不完美的我❤❤❤

四喜丸子:

5555简直就是我的日常心声,感谢各位点红心的回帖评论的小天使们😘

大兔子:

(〃'▽'〃)

名叫翎歌的傻狍子:

谢谢你们,真的谢谢。

Seeggy:

谢谢所有守着我这个辣鸡坑的读者QwQ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今天终于!把式神图鉴彻底凑全了😂😂😂茨木小天使 终于等到你啊!

终于!三对基友凑齐了😂😂现在还剩花鸟姐姐和茨木小天使没有来 敲碗QAQ

本来想要个烟烟罗 结果抽到了辉夜姬.....然后解锁了传记二 菊花一紧虎躯一震 千万不要是狗子 拜托了 我就快把狗子凑出来给狐崽儿当男盆宇了😂😂 但如果真的是.....好吧 我尊重网易的决定也可以🙈

寮里有一位小伙伴,有一段时间把自己的账号交给朋友管理,等他回来的时候,痛心的一幕出现了:他这位朋友,把这只小猪猪的技能给升满了。然而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只小猪猪的技能,是用黑蛋升的😂😂😂

黑蛋表示自己死的冤枉,小猪猪表示怪我咯?给啥吃啥而已。

#有一种人专门杀熟##大概已经友尽了#

【狗崽】生日惊喜(小甜饼 你们喜欢吗)

*现代AU 天朝背景
*我本来真的只是想吐槽一下最近的雾霾天 没想到成了脑洞
*上班族狗X空少狐
*真的是个烂俗的生日惊喜梗

========================================

“近日来,我国多地出现大雾天气,能见度不足百米,气象台今日发布大雾红色预警,山东、河南等地高速公路收费站已全线封闭……首都机场今日取消航班63班次,执行航班107班次………”

大天狗看着荧幕里跳跃的画面,面无表情地按下开关,纷杂的色彩和聒噪的声音戛然而止,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清浅的呼吸声。


三天前。

“这次飞哪里?”处理完手中的报表,大天狗把文件扔到一边的沙发上,揉揉酸胀的眼睛。
“南京,然后由南京再转飞上海。”妖狐递给对方一杯刚泡好的花果茶。
妖狐喜甜,所以家里总少不了花果茶这类的东西。
从刚才他就闻到了,蜜桃的甜香味。

杯口蒸腾而上的雾气氤氲了妖狐的侧颜,大天狗就这样隔着水雾瞧了妖狐一会儿,才抿了一口杯中的茶饮。

“要去几天?”
“唔...都是短程飞行,最多两天。放心吧,会回来陪你过生日的,不是都说好了嘛~”放下手里的茶杯,妖狐带着桃子的香气扑进大天狗怀里,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他胸前蹭了几蹭。
“喂,别总是马马虎虎的。这是热水,打翻了会烫到的。”单手揽住怀里的人,大天狗小心地举高茶杯,告诫妖狐一句。
“知道啦知道啦!~拜托,我明天要出差了哎,这种时候你该做的不是教训我,真是的.....”妖狐不满的在他怀里嘟囔。
“你喜欢温情点的?”大天狗低下头,见妖狐睁着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期待的看着他,忍不住勾起嘴角,吻上对方的唇。

一个桃子味的吻。

“注意安全。下飞机后记得给我打电话。”一吻毕,大天狗捏捏妖狐泛红的脸蛋,轻轻地叮嘱。
“嗯,知道了。”对方的回应是重新把脑袋拱回他怀里。


天有不测风云。

古人的话有时候真的是至理名言。妖狐第二天早上出发的时候天气还不错,可从下午开始,整个北京就被雾霾笼罩起来,等到了晚上,则是整片东部沿海城市都陷入了这次大雾的包围。

他在睡觉前接到了妖狐的电话,对方抱歉的表示由于这次天气的影响,他所在的机组已经被通知航班延误了,具体什么时候能飞去上海,他也不清楚。

大天狗沉默了片刻,只是安慰妖狐不要太担心,安全为上,生日什么的他其实并不很在意。

收了线,他偏头看看床的右一侧,心里空落落的,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天气这种事,属于不可抗力,妖狐没有办法,他亦没有。只是虽然可以理解,但心头不断涌上的失落还是暴露了大天狗真实的想法。他又要一个人,过生日了吗。

高考结束那年,他在父母面前出柜,被赶出家门。孤身一人来到北京,读完四年大学两年研究生,他被导师推荐进入现在的公司工作。去年他作为外派人员去杭州跟合作公司进行项目研讨,在回程的航班上,遇到了替别人代班的妖狐。今年他二十六岁,两人在一起后约定好今年要一起为他庆祝生日。

十八岁离家,到如今已经有八年的光景。这些年,大天狗几乎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熬过来的,学费,房租,柴米油盐,就连发烧感冒,也是自己一个人裹着被子捱过去。直到他遇见妖狐,像个小太阳一样围着他转来转去,让这间屋子和住在屋子里的他,都重新染上了人气儿。

大天狗无法否认,他是在期待这次的生日。前几年,他不愿去想这件事,而且他孤家寡人的,增一岁减一岁又有谁会关心。可今年不同,他有个一位伴侣,一个他爱的,对方也爱着他的恋人,他想和他一起过生日,吹蜡烛,吃蛋糕。

可惜啊,天公不作美。

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过生日吧。这样想着,大天狗裹紧了被子,闭上眼睛。

算了,这么多年都没过生日了,不也活得好好的吗,矫情什么。


生日当天,大天狗早早就去了公司。上个月他刚刚晋升,手头有很多事要做,忙起来了,也就没多余的心思去胡思乱想了。

中午他在公司的食堂草草解决了午饭,正打算回办公室继续工作,却在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

打电话的是一家蛋糕店。妖狐喜欢这家店做的草莓蛋糕,所以大天狗偶尔会给这家蛋糕店打电话问问是否有做,如果有的话他会预订两块,等下班带回去给妖狐。

这次大天狗提前预定了一个轻乳酪蛋糕,本来是打算买来庆祝生日用的,如今想想,估计是用不上了。

“那蛋糕我不要了……我知道付过钱,您自己决定吧,是扔掉还是摆出去卖,钱不必退了。”挂断电话,大天狗盯着手机桌面上妖狐之前给他换上的自拍照看了半晌,重新将手机揣回口袋里。


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多,身心俱疲的大天狗才回到家。

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屋,大天狗刚要换鞋时突然发现,门口多了一双鞋子。

他愣了半晌,还以为是自己太累出现了幻觉,拧了一把大腿,又使劲搓搓眼睛,发现那双鞋子还在原处一动不动,他心中有了猜测。

轻手轻脚的走进客厅,伸手打开灯,暖黄色的光晕洒满整个房间,大天狗看见了躺在沙发上正睡得香的妖狐。

“嗯……”许是灯光晃眼,妖狐哼哼唧唧的揉着眼睛坐起身。大天狗看着对方那个模样,喜欢的不得了,三步并两步走过去,半蹲下身捂住妖狐的眼睛。
“稍等一下,不然灯光太强,眼睛会不舒服。”
“好……你回来啦?刚回来吗,怎么今天这么晚啊。”刚睡醒的妖狐,说话还带着软糯的鼻音,听得大天狗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撤下捂着妖狐双眼的手,转而拨开对方额前的发丝,轻轻印上一吻。
“今天事情多,所以加了下班。你早回来了?”这时候大天狗才注意到桌上摆放的蛋糕盒子。
“嗯,下午五点多吧。”将将睁开眼的妖狐看看墙上挂着的时钟。
“你怎么回来的,首都机场还没解除航空管制吧。”
“嘿嘿,我是坐高铁回来的~机智吧?”妖狐把大天狗拉到沙发上坐下。
“我昨晚上一宿没睡好,翻来覆去的想,哎呀我把大天狗一个人留在家里,他晚上会不会躲在被窝里偷偷哭鼻子啊?~哎哟喂越想越心疼啊,我就说可不行,万一哭成个囔囔鼻儿,以后不好看了可怎么办啊,所以怎么着也得回来陪你过个生日,所以今天一早我就在网上订了张高铁票,风风火火地杀回来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妖狐喜滋滋地拿眼瞧大天狗,漂亮的脸蛋上明明白白写着三个大字:快夸我

把对方搂进怀里,下巴抵在那人脑袋上,大天狗嘴角带笑。

“嗯,感动。但有一件事我没弄明白,你早上买的票,怎么会下午才到,从南京到北京坐高铁最多不是才四个小时左右?”
“你是知道航空公司的规定的,机组人员不能随便离开,去时多少人回来时就得多少人,所以我让小白替了下我的班,大家都这么熟,只要不是回北京签考勤,没问题的,正好他哥最近在上海帮人打官司呢,他也想去看看他哥,他哥胃不好,小白担心他没好好吃饭。”

妖狐提到的这个小白大天狗是知道的,跟妖狐是一个空乘组里的,最近正好在歇假,就回了老家南京,有个当律师的哥哥。

“所以你等他进了机组才走的?”
“嗯。航班确认可以起飞的话会提前一天告知机组人员,到时我买张高铁票去上海再把小白替回来就好啦~多么方便。”想到什么,妖狐从大天狗怀里钻出来。
“快快快,看看我给你买的蛋糕~我从蛋糕店里出来的时候就四点多了,你知道下班高峰期有多恐怖的吧?我怕坐公交啊地铁什么的把蛋糕挤坏了,一路端着它走回来的!差点没累死我,你快打开盒子看看,喜不喜欢?”妖狐把蛋糕盒往近处拉拉,而后拿胳膊肘轻轻顶了大天狗一下,示意他拆开。

撤下包装,大天狗和妖狐都笑了。

这正是中午大天狗说不要了的那只蛋糕,大天狗在预订的时候曾经拜托过店家用低脂奶油在蛋糕上画一只小狐狸和一只小狗,眼前这只蛋糕上,恰好端坐着这么两只小动物。

“我一眼就相中这个蛋糕了,之后听那店长说这是有个客户不要了的蛋糕的时候就知道那人肯定是你!幸好我回来,不然这蛋糕能让那蛋糕店赚两笔钱。败家啊~这都是钱啊。我跟店长编瞎话说你那是说气话呢,咱俩吵架来着,没真不要这蛋糕。你都不知道,那店长可鸡贼了,我报了你的手机号和身份号他还怀疑我是白拿蛋糕的,嘁~”妖狐翻了个白眼。
“那还真是巧。”大天狗没想到这阴差阳错的,妖狐能把这蛋糕给带回来。
“这叫缘分,懂吗?兜兜转转,总会回来的。”妖狐又笑起来,插好蜡烛,拿打火机点燃。

烛火摇曳,大天狗恍惚间意识到自己已经许久不见这个场景了。

“闭上眼睛许个愿吧。”妖狐催促他。

大天狗顺从的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抵在唇间,本来只是想摆个样子给妖狐看的,却在这时候听见了妖狐浅浅的歌声。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谈不上好听,有几个音还跑调了,可大天狗却感觉幸福的不得了,心里仿佛打翻了一杯温热的蜂蜜水,整个人都被那甜蜜溢满了。他忍不住弯了眉眼,带着笑意许下一个心愿。

妖狐唱的最后一个尾音落下,大天狗刚放下手准备睁眼,就听见一句“superise!”,紧接着就是“嘭”的一声,飞扬的彩带劈头盖脸的糊了大天狗一身。

“哈哈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本来我是想在你回家进门的时候喷的,谁知道你回来的这么晚,我就给睡着了,所以只能现在放啦哈哈哈哈哈!你真该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妖狐手里还握着那已经没用的包装,笑得前仰后合。

大天狗笑着摇摇头,也不说他,只是轻轻吹熄了烛火,然后把彩带从头上肩上一点点扯下来。

好容易收拾干净,大天狗扭头看还未完全恢复镇定的妖狐,徐徐地道。

“礼物呢?没准备送我的礼物吗。”

妖狐好笑的瞥了他一眼,清清嗓子,煞有其事地拉着他站起身。

“礼物这不就站在你面前呢吗。以身相许,怎么样?这份礼物,够重的吧?不知道合不合先生的心意呢?”说罢,妖狐伸手揽住大天狗的脖颈,似笑非笑的看他。

大天狗瞧了他几秒,之后扣住妖狐的后脑就来了一记深吻。

“深得我心。介意我现在拆礼物吗?”一吻结束,他打横抱起妖狐,舔舔嘴唇问道。
“自然不介意,就是……那个,我今天坐了四个小时的高铁,坐的我腰疼,你、你下手轻点啊。”妖狐红着脸,小小声的说。
“知道了。”亲了亲妖狐潮红的脸颊,大天狗抱着人走进了卧室。


等到两人折腾完,已是凌晨时分。

妖狐趴在大天狗胸前,睡眼惺忪的开口。

“你许了什么愿啊?”
“嗯....下个生日还能跟你一起过。”替对方按摩着腰侧,大天狗实话实说。
“真是浪费,这算什么心愿……这叫既定事实。”
“什么既定事实?”
“我以后每年都会陪你过生日的嘛,这就叫……既定事实。下次别许这个,换个别的愿望……”话音未落,妖狐就睡着了。

大天狗从回到家看到妖狐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对方眼下的乌青,自然知道对方没休息好,也难为他刚才还陪自己做了这么久。

不再说什么,只将人搂得更紧了些。大天狗亲问了一下妖狐头顶的发旋,也闭上了眼睛。

好吧,那来年就换个心愿。

就许愿,希望你永远陪在我身边吧。



-fin-



=======================================

*盆友们 我现在活在寂静岭里( ; _ ; )/~~~
*我不太会写肉 等日后再开车吧
*自从上次提到夜叉 我抽着两个大爷了(ノ_<) 有点方 他不是来找我报仇的吧……
*明明自己是单身狗 却要为cp谋幸福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爱你哟(=゚ω゚)ノ







前两天才在文章里说了夜叉的坏话……今天随手一抽 大爷就来了😂😂有点方 大爷你不是来叉我的吧
我第一时间就给你觉醒了!大爷!【怂如狗的我】